地税文化
廉政建设
法律人家
地税文苑
党团建设
荣誉展示
税收动漫
 您的当前位置是:首页 >> 信息公开 >> 地税文化 >> 地税文苑
手 擀 面
2016-11-15阅读次数:3399[ 字体大小:   ]
    娘来了,是大病初愈后来的。
    去接娘的那天,心里很忐忑,心情也很复杂,不知道80多岁的老娘病后恢复得咋样?咳嗽的老毛病好了没有?腿还能否像以前那样走路?应该没有什么大碍,这不从老家坐长途车来了吗?在车站边等娘,边宽慰自己。一想到马上要见到娘,心里多了一些莫名的憧憬和激动,就像一个漂泊海外的游子,想要踏上故土那样迫切,这也可能是一年未见娘的原故。
    娘头发银白,在头上蓬乱着,像一个草垛。脸上深深皱纹里,好像装满了一波三折的往事。娘的每根手指都伸不直,里外都是茧皮,看上去就像用枯枝做成的小耙子。
    娘矮了,瘦了,背更驼了。
    母子连心,见到小侄儿扶娘过来,心里酸酸的,眼框里满是泪水。
    娘说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,要能扛事儿,要拿得起放得下,不能动不动就掉眼泪,还说农村人害点小病不算啥,过些日子就不碍事了。
    为了让娘恢复得快些,从一日三餐开始加强营养,今天炖肉、明天煮鱼,变着法改善伙食,就是想娘让多吃点。
    娘看我整天忙里忙外,有些心疼,劝我不要那么忙,说菜多了也吃不完还浪费,随便吃点就行。娘吃饭时,吃菜很少,娘说小时候家里穷,平时很少炒菜,偶尔炒了菜,上有老下有小,自己也舍不得吃,时间长了,成了习惯。没有办法,为了让娘均衡营养,吃饭时把菜拔到娘的碗里,搞起了个人承包,看着娘津津有味地吃着,心里满是欢喜,那种欢喜是由心底而生。
    白天上班忙,晚饭后常陪娘去湖边散步,娘腿疼,走不了远路,每次都是走走停停,边走边歇,从大桥到高塔500米的距离,我们娘俩要用1个多小时。也正是在这段路上,我知道了老家的变化和村子里的奇闻异事。
    有一次,娘用包饺子的剩面擀了面条,煮好后放点菜汤,递给我。吃在嘴里,细细品味,是那种久违的香甜。我说还是娘的手艺好,娘做的面亦如当初的味道,这看似简单的菜汤浇面,仍是我记忆里最美的味道。娘看着我狼吞虎咽地样子,嘴角上翘,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儿。自那时起,娘每天都给我做手擀面,这一做就没有停下来,直到娘回老家,连着做了36次。
    娘说年轻时,拉扯我们哥几个,家里地里干活,从不知道什么叫累,现在也不知道怎么了,连路都走不动了,看来真是老了。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,就是有点闷得慌,住了两个月不到,娘开始想家,整天吵着要回去,饭也吃不香,觉也睡不踏实。
    见娘执意要回,我也不好坚持,悄悄给娘买了她爱吃的大红枣。
    临走那天,娘又做了面,是茄子卤。孩子吃吧,是娘擀的,吃了这一次,今年就吃不上娘擀的面了,娘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发。娘瞅着我,我看着娘,心里甚是伤感。看你那点出息,多大点事,还哭天抹泪,明年来了我还给你擀,说着娘吭吭地咳嗽了起来。
    捧着碗,仔细端详,粗细均匀的面条,方方的茄丁,绿绿的香葱,像一幅精美的艺术品。面吃在嘴里,是那样的滑爽、劲道和香甜,像似过往的记忆,像似苦后的回甘,更像血脉的传承。吃着想着,仿佛又回到儿时的记忆,而此时收音机里传出的“记忆中的小脚丫,肉嘟嘟的小嘴巴,一生把爱交给她,只为那一声爸妈,时间都去哪儿了,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……”的歌声,让我潸然泪下。
    生儿养女一辈子,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。
    是啊,娘含辛茹苦把我养大,而我却不知道该怎样陪娘变老……
    
责任编辑: 来源:

==返回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