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税文化
廉政建设
法律人家
地税文苑
党团建设
荣誉展示
税收动漫
 您的当前位置是:首页 >> 信息公开 >> 地税文化 >> 地税文苑
养老
2016-03-17阅读次数:2946[ 字体大小:   ]
    父亲病逝,母亲一下子老了许多,步履蹒跚,记忆也大不如以前。
    母亲一个人在家,我们都不放心,都想让母亲和我们一起住。母亲很固执:“我哪儿也不去。”母亲不去的原因很多:故土难离、父亲的墓地在老家、不想给子女添麻烦等等。
    二婶让我们经常回家看望母亲,说她常去父亲的坟前痛哭。我们心里很不是滋味,百般解劝:人一死百了,父亲的病是治不了的,咱们都已尽力了。何况父亲没受什么罪,在天有灵,也不愿看您哭。万一把身子哭坏了,自己受苦。
    我们姐妹三人商量,周末轮流回家陪母亲。说得容易,做起来却难,谁家都一大摊子事,忙不过来。
    母亲闲不住,依然上山砍柴,下田锄苗,好像她还年轻强壮。家里堆放的木柴,最底层多年不动都沤烂了。下田锄苗,认错了地,给别人锄了半天。母亲上山背柴,摔伤了腿。二叔把母亲送到医院,打电话通知我们。
    决不能让母亲一个人回老家了。这次摔伤了腿,下次难保不会出现其它情况。何况母亲年纪越来越大,身边不能没人照顾。母亲在医院期间,我们姐们儿三人讨论了多次,虽说都有过要把母亲接走的念头,但真要接时,又有许多难处:大姐要照顾两岁的小孙子;二姐的儿子上高三;我的孩子才三年级,每天接送,周六日还要学这学那。唉,要是母亲多生几个孩子该有多好啊。
    办法也不是没有,我们心里都想到一个地方——敬老院,但谁都没有说出口。在当地,去敬老院的几乎都是无儿无女的老人。我们想到敬老院时,都有一种负罪感,母亲又不是没有子女,凭什么去啊。
    我们选了个当地最好的敬老院,真要送了,我们都很难过。
    大姐说:“等小孙子上幼儿园,我就把母亲接走……”
    二姐说:“等我熬过高考就好了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等我孩子上了初中……”
    我们安慰自己,母亲会很快适应新环境,敬老院人多,也不孤单。这么一想,我们心里都轻松了些。
    母亲摇摇头,神色黯淡地说:“我,回家。”
    “回家。您一个人能行?”
    母亲喃喃地说:“能……行。”
    回家绝对不行。老家在金鸡岭,是个深山区,让母亲一个人在家,我们怎放心哟。母亲像个不想入园的孩子,只不过孩子会哭会闹会嚷,但母亲却是沉默。我们劝孩子似地给母亲讲敬老院的好处,说我们有时间就去敬老院看她,还说等我们忙过这一段时间,就把她接回家。
    母亲还是坚持要回家,她眼里满是委屈的泪水,像个无助的孩子。我们没辙了,唉,总不能强行将母亲送去吧。
    正为难时,二叔来医院看望母亲,我们希望二叔能劝劝母亲。二叔脸色很难看:“条件再好,能有家里舒服?照顾再周到,能有和子女在一起舒心?人老了,不图吃多好穿多好,就图个能和子女在一起。养儿防老,你们怎么就不能照顾你妈呢。你妈这辈子容易吗?怀老大时,赶上三年自然灾害,家里没粮食吃,挖野菜,吃树叶,你妈身子发虚,腿浮肿,人都劝你妈为了命,把你打掉,你妈舍不得呀。还有老二,你妈生你时,难产。医生说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,全家人都说保大人,你妈说保孩子。生老三时,正赶上计划生育,偏巧你爸摔伤了腿。没办法,你爸托人在城里寻了个人家。来抱你时,你妈死活也不同意。我知道你们忙,有难处,可再难有你妈当年难?想想吧,养条狗,老了病了,都没人遗弃,何况是生你们养你们的妈呀!”
    二叔的话似鞭子抽在我们身上,火辣辣地疼。我们姐妹三人都哭了。
    大姐说:“我是老大,我把妈接走。我和妈挤一张床。”
    二姐说:“接我家去吧,妈不哭不闹,一点也不影响孩子学习。”
    我说:“我家房子宽绰,去我家。”
    母亲和我们在一起很幸福。我和爱人开玩笑说:“咱们只有一个孩子,等咱们老了,只能去敬老院了。”
    儿子急了:“爸,妈。我不让你们去,我给你们养老。”
    
责任编辑: 来源:

==返回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