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税文化
廉政建设
法律人家
地税文苑
党团建设
荣誉展示
税收动漫
 您的当前位置是:首页 >> 信息公开 >> 地税文化 >> 地税文苑
行孝要当时
2015-11-17阅读次数:3184[ 字体大小:   ]
    父亲走时,母亲没有掉一滴眼泪。
    
    当送走吊唁的街坊邻居和亲朋,让父亲入土为安后,母亲长舒了一口气,“这老爷子,可把我累坏了,这会我能轻松轻松,好好歇歇了”。神情中如释重负,让安慰的人竟无话可说,我们哥几个也放心了许多。
    
    当时母亲67,识字不超过十个,身体还好。一辈子在农村乡下,干农活做家务自是一把好手,只是父亲卧床的两年让她白发更多,背也不直了。但总是精力旺盛,让我们在外工作的四个儿子啥都不操心。
    
    父亲一走,儿子们纷纷要求带母亲进城同住,母亲很坚决地摇了摇头,“我哪儿也不去,老爷子刚走,我得在家,他要回来看看,我不在,不好”,其实,我觉得她也怕给孩子添麻烦。
    
    执拗的母亲一个人留在了空荡荡的老宅子里,每天干些农活,邻居家唠唠嗑,显得很惬意悠闲,孩子们周末回老家热闹一番,一切都安详和谐。
    
    只是放暑假回老家的女儿告诉我,“奶奶夜里总偷偷地在被窝里哭”,让我有一丝不安。
    
    周末去看望母亲,邻居大嫂拉我到一边,悄悄跟我说:“带你妈去看看病吧,她总胃疼”。我才蓦然发现,母亲瘦了许多,走路也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
    在县、市医院的反复检查后,我们哥几个懵了,一向好好的母亲,已经是胃癌晚期了。
    
    拒绝手术的母亲回到了与父亲共同生活一辈子的老家,我们也好象刚刚知道母亲一辈子没享受过,当金项链、金戒指给她戴上时,母亲有点羞涩,但已无法下地行走,无法在街坊邻居面前炫耀了;当我把鲍鱼捞饭从城里端回来时,她已经喝口水都很艰难了……
    
    在父亲去世后的第二年夏天,母亲也走了,他们分开的时间不足一年。
    
    几年后我仔细想母亲的突然病逝,其实并不突然,母亲是真的离不开父亲,只是当时并不懂他们那一代的爱情。
    
    那一年我带母亲看病,请假照顾,四处奔波,然后回单位加班加点,竟然被授予了最高奖励的二等功,想起母亲说过的话,“孝顺,孝才顺”我笑,现在我信了。
    
    我教育女儿的一句话是:树欲静,而风不止,子欲孝,而亲不待。她不解,我说,我答应你奶奶去看看大海,但拖了一次又一次,终没成行,也成我终生遗憾。
    
    谨以此文字,纪念我的母亲——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,她以勤劳、质朴、善良的美好品质,为我们立下了正直、友爱、孝顺的家风,愿她安好!以我的经历,也劝兄弟姐妹们,请立即放下忙碌的身影,舍弃灯红酒绿,去好好陪陪为我们无怨无悔、辛苦操劳的父母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延庆地税局 张良宗
    
责任编辑: 来源:

==返回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