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税文化
廉政建设
法律人家
地税文苑
党团建设
荣誉展示
税收动漫
 您的当前位置是:首页 >> 信息公开 >> 地税文化 >> 地税文苑
岁月轻狂 税月无声
2015-10-09阅读次数:3327[ 字体大小:   ]
    这些天心里颇不宁静,仿佛有些什么事总是萦绕脑海,挥不去、赶不走。难道是忘记了什么?我问自己,一切早已成了定局,又何苦再去回忆。回忆终究是痛苦的,抓不到开始,也跑不过现在,即便找回了过往,如梦一场。。。
    “请到天涯海角来,这里四季春常在!”熟悉的歌声又在耳边回响,看来就是她了,我的象牙塔,原来是你在召唤,原来是你在想念。
    每逢遇到亲近的人,我都会告诉他,我的四年生活就是在度假,就是在游泳,就是在无边无际的热浪台风中过去的,因为我在海之南完成了我的学业。古时的名流雅士好攀山涉水、四处流浪以寻求知识的真谛,正如诗人李白游遍大江南北,为后人留下了多少千古绝句。如今,我却从万丈高空飘过、从深山老林穿梭,也只为了千里之外的“春常在”和“颜如玉”。
    本以为四年是漫长的,但我的轻狂差点都不能满足我的疯狂。在刚刚完成基本学业的情况下,我就开始了,开始了一切与学业无关的课外生活,旅游、社团、游戏、老爸茶,我留恋任何未知的新鲜事物,参加过各类与专业无关的培训班;课内的,似乎只有睡觉。海南的生活和海南的天气一样慵懒,我无需为自己的退步找借口,因为天气炎热可以作为所有问题的理由。这样的生活不是我的象牙塔,只是我轻狂的天堂。
    忘了从哪一天起,我竟幡然悔悟了,可能是大二的某一天,我发现了大四学长找工作的艰辛,看到了他们涨红的脸上,写满了被辞退的不甘和羞愧,这是我不能想像的,更是不能忍受的,我要奋斗,这是我当时的想法。我开始努力寻找入学时的豪情和高考的刻苦,之后的日子虽说辛苦却也快乐,我会早晨五点起床只为了占据一个图书馆的座位,我会凌晨一点休息只为多记住一点知识。结果就是,仍然没有十全十美的尽如人意,但,这就是现实,这就是人生;如果全都让你满意了,之前又如何让你轻狂?
    “你存在,我深深的脑海里,我的梦里,我的心里,我的歌声里。”怎么又变了?难道不是象牙塔在呼喊?难道是那个辛苦的夏季?那个永远不想被提起的、虐心的,毕业季。
    对不起,你不适合我们公司。是的,我不适合,可又能有几个适合你这个岗位?拖着疲惫的身躯,牵着破碎的小心脏,漫无目的的走在冷冷的街,这不是歌词,这是我的写照。2012年初,从温暖的海南回到冷酷的北京,找工作成了我的主旋律,焦虑、恐慌、失落,几乎所有的负能量都可以在我身上找到,穿着笔挺的西装,踏着锃亮的皮鞋,紧缩的眉头和咬的发白的嘴唇,紧系的领带让我喘不过气,却仍要装作无所畏惧的样子,爱要不要,不要拉倒!此刻的我,只有迫切渴望工作的眼神,是真的。借用郭德纲的话,“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”,公务员成绩出来之前,我还是找到工作了,我的本行,会计,还是一个不小的国企,我以为这就是我的幸福敲门了,没想到更大的幸福才刚刚撩起门帘儿!
    “谁教我跳的骑马舞!我才不是什么鸟叔!我不要江南style!”回忆的思绪,却又何时学会了跳舞?我已忘却轻狂,请让我平淡安然。
    这藏蓝,够酸爽!幸福还是把门推开了,只是用了一年的时间。辛苦已经磨平了我的不甘和愤懑,剩下的只有努力和坦然。小时候就喜欢各类制服,特别喜欢警察的,一直都在可惜自己不能穿上,今天机会却临门一脚,把我踹的热泪盈眶,儿时的梦想居然也有实现的,直当都是在梦里。就像那句广告语,这酸爽,够劲儿!
    摩挲着闪闪亮光的肩章,我的心,慢慢回归安静。穿上制服已经近两年了,却丝毫没有感觉时间的流逝飞快,这似乎叫做充实。我已经开始喜欢这种感觉了,虽说没有激扬的青春,却也不似垂暮的老人,这就是一种态度,努力而不轻狂,坦然而不萎靡。默默的,向下一个两年进发,做好应做的,担的起这身制服的责任。
    岁月本就该轻狂,税月本就应无声!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 康庄所 周健康
责任编辑: 来源:

==返回==